当前位置: 主页 > 338822夜明珠开奖现场 > 正文

初心家书 南京大屠杀幸存者的一封家书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浏览: 【 】 发布时间:2019-09-15 评论数:

  2019-09-09天狼心水论坛救治低保贫困家庭先天性心脏病患者,今天的“初心家书”,阅读的是南京大屠杀幸存者李道煃写给大女儿李南的一封信,朗读者是来自北京的组员郭道宁。

  在南京大屠杀发生时,李道煃只有五岁八个月,但他却对当年的事情记忆犹新。多年来,李道煃说,忘记历史就等于背叛,这绝对不能被允许。

  2013年6月,李老写下了这封家书,讲述了当年他眼中日本军残暴的行径,同时也将希望后辈牢记历史的心愿娓娓道来。

  近来好吗?十分想念你和孩子们。由于老眼昏花,懒于动笔,有事大都打电话联系,所以很少写信了,但我总觉得情感交流还是以写信方式为佳。最近看到你伯父生前写给我的几封信,他那刚劲有力的字迹和手足情怀跃然纸上,让我回忆起许多往事,心情久久难以平静,真是“家书值万金”啊!我希望你以后常写信给我。

  今天写信给你,是要告诉你在我心中长久以来难以抚平的创伤,就是日寇侵占南京进行惨绝人寰大屠杀时,我们家的悲惨遭遇。过去由于种种原因从未向你谈起此事,最近日本执政当局和少数右翼政客极力否认侵华历史和南京大屠杀的事实,并妄图修改和平宪法,复活军国主义,我们海外华侨华人无不义愤填膺。因此,我要把我亲身经历告诉你和子孙后代,一定要牢记国恨家仇,绝不允许历史悲剧重演。

  我是出生于祖国灾难沉重的一九三二年四月,日寇于一九三一年发动“九一八”事变,侵占我东北三省,又于一九三七年发动“七·七”事变占领华北并在同年十二月攻占了南京。当时我虽然只有五岁八个月,但在我幼小心灵中所遭受的创伤,可以说是刻骨铭心,直到现在仍记忆犹新,历历在目。

  在日寇兵临城下时,人心慌慌,大批居民纷纷外逃。由于你曾祖母卧病在床,奶奶便与比我大三岁的小姑南下照顾她,其他伯父及姑妈均随亲戚逃往农村。这时国际友人设立了“安全区”,随着局势紧张,曾祖母便托付给邻居照顾,我们住进了“安全区”,实际毫无安全可言。

  记得一天下午,几个鬼子端着枪闯进我们所住的院内,把我们二十多个老弱妇孺集中到草坪上,手舞军刀,用怪腔怪调的中文狂吼着,要我们在天黑以前交出“花姑娘”,否则“统统刺啦刺啦的”。

  鬼子走后,全院老小便立即转至较安全的“金陵女子大学”,这是一所收容妇女儿童的避难所。奶奶拽着我们,背着包袱,拖着沉重被缠过的小脚,跟着大家艰难前行。队伍前面虽然有国际红十字会的旗帜引导,但鬼子仍不断骑着摩托向队伍里冲。

  到达目的地时,天色已黑,但天空已被燃烧民宅的火焰映得通红,枪炮声不绝于耳,几幢教学楼早已人满为患。原打算收容三千人,而此时已超过万人。时值冬季,我们只能睡在楼道的水泥地上。虽然铺了点稻草,仍难御寒,真是“饥寒交迫”。

  收容所发给每人一根竹签,凭此领取一碗稀粥,但“僧多粥少”,发放时实际在抢。我们孤儿寡母只好等人家吃剩的或向好心肠的人讨点充饥,而奶奶常常自己饿着,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啊!就这样鬼子还常冲进校园抢走年轻女子,连保护我们的美国友人魏特琳女士也遭到殴打。

  数周后,局势稍平静,我们便返回城里住处。不幸的是曾祖母已被日本鬼子活活从病床上拖下摔死,因为有一邻居女孩躲在她病床上,据讲在装进棺材时,头上还有一个大包,伯母也被强奸了。

  在我们回家的路上满目疮痍,许多民房被烧,有好几个邻居失踪了,后来一直杳无音信。这时鬼子仍不断到家中骚扰,用刺刀劈开橱柜,所有贵重物品均被洗劫一空。只要鬼子一来,奶奶就把我们带到厨房灶台下,嘴里不断念着“阿弥陀佛”以求菩萨保佑。由于常常受到惊吓,许多年后,凡听到沉重的皮靴声,她仍会吓得发抖,可见所受精神创伤是何等的严重。

  不久为谋生在湖北当银行小职员的爷爷,由于通讯断绝,又听说有两艘难民船被日寇炸沉,万分焦急而病死他乡,从此奶奶带着我们六个未成年的子女艰难度日。我怀着十分沉重的心情,向你讲了上述情况,再想到祖国自改革开放以来所发生的翻天覆地的变化。抚今追昔,思绪万千,我们一定要珍惜这来之不易的成就,绝不可以生在福中不知福啊!

  后年是我和你妈妈结婚六十周年,准备与你妹妹一家一起回来,共同庆祝这一美好的日子。人老了就爱唠叨,就写到这里吧!

  李道煃从那场浩劫中幸存下来,熬到了抗战胜利,等来了1949年解放,人生才逐渐有了亮色。他16岁就加入中国新民主主义青年团(中国青年团前身),在南京市团委参加工作,1953年加入中国。1964年,他被调到北京的中央对外文化联络委员会工作,离开了生活32年的南京。

  因为工作变动,李道煃还在香港和澳大利亚生活过几年。1997年,他和老伴移居新西兰。“这些年常回北京住。我们打算过阵子彻底回国,叶落归根。”

  李道煃很满意现在的生活:“因为有了中国,有了新中国,我们家才获得新生。我们现在生活很幸福,孩子们事业有成,家庭美满,不算大富,小康是有了。”儿时的悲惨记忆,他很少对孩子们提及,一直在北京生活的大女儿李南也是这几年才从父亲对媒体的讲述里,开始懂得“南京大屠杀幸存者”这个身份的含义。

  南京大屠杀已经过去了八十多年,为何如今还要重提那段不堪回首的岁月?或许,从那场浩劫中活下来的李道煃能告诉我们答案:不是为了记住仇恨,而是想让历史不再重演。